杭州小说网

您的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神煌 第二四零章 天符之秘(求推荐求月票)

来源: 分类:悬疑灵异 查看:23次 时间:2019年06月09日

神煌 第二四零章 天符之秘(求推荐求月票)

宗守闻言是嘿嘿一笑,这一次,可不仅仅只是境界突破而已

不过此刻只看初雪的情形,就知这丫头,似乎是正在自我纠结当下笑着抚了抚初雪的头道:“蠢丫头,这次突破,可是多亏你了!要不是你把这张符帖过来,你家少主也不知要多久才能领悟这张符”

初雪‘咦,了一声,眼里渐渐的现出几分神采出来♀道自己贴到宗守额头上的那张符,原来并没祸害到少主,听这语气,反而是帮了他的大忙

正觉欢喜,宗守的面sè,就又板起道:“不过罚还是要罚,这次不抄大荒符经了口十天之内,把那本问玄素符经抄上百遍!”

这次从玄山城里弄来的灵师秘典不少,其中最令宗守感觉受益良多的,就是这本问玄素符经

整本经书,不但记叙着十二个属系接近六成的四阶灵法灵符更有关于这些符法要点的记叙,通篇二十万字,都是言之有物,绝无半句废话而且是深入浅出,解释的通俗宜懂

灵师用来打基船是最合适不过

初雪却怔在了原地,然而shēn吟了一声,整个人无力的栽倒在了软榻上用楚楚可怜的神情,眼巴巴的朝宗守看着

她就知道自家少主,怎么可能不在事后打击报复,实在太坏了!

宗守却直接把初雪那乞怜的目光忽略,这丫头什么都好,习武之时,也颇为勤奋不过就偏偏在灵法方面不上心,也不开窍¤要他时时指点督促

其实他对这小丫头的期待,更远在宗原之上

战武之体,一旦到了一定的境界,血脉彻底觉醒立时就可突飞猛进对武道意念的掌握,都可远胜旁人

别人要领悟,要参玄,而似初雪这样却是本能的就可将之掌握!

不过这丫头日后也不能总依靠本能吃饭

这灵法,可是她以后再真正强者面前保命的本钱,对其武道也颇有好处,不能不习

宗守紧接着,又狠狠拍了拍弱水雪tún,算是惩戒♀才笑着站起走到那被初雪重新收拾摆放好桌案之前

随手从旁边,取来些灵墨符纸≮守沉吟了片刻,就在那符文上笔走龙蛇一般,又绘制出一个符箓

不同与他之前所绘制的那些灵符,也不是他之前所知的任何一种符法

而是方才,当那‘运,字真符练成之时,自然而然的就进入到他脑海之内

不过片刻当符纸之上的那些箓文,彻底连接在一起时,立时却是一团清光溢出♀张符纸居然sè泽一变,居然是七彩变换

弱水也修灵法此刻见状,却是一阵愕然直起身远远望着:“少主,不知这是何种灵法?弱水以前从未见过

“祈运符!顾名思义,增人运数之法一一宗守微微一笑,又取出一口以前曾蕴养过一段日子的云纹飞刀口中一句灵言念出,右手也一个决蝇猛地拍在其上

先是灵光大涨,而后又迅速平复≮守再眯着眼看向窗外,当其中一景现与他眼前,双目之内,立时是一团精芒爆出:“一千四百丈外,看那紫尾鹰!”

募地一道刀光,近乎是无影无迹的,从他手中射出,直奔窗外而去

弱水只见是一道白光腾起,瞬间就远出数百余丈以迅雷不及折之速,迅速消失了天际再看空中,那头正在高空盘旋的紫尾鹰忽然一声惨烈嘶鸣,整个身躯忽然失衡,往下栽落

弱水实力强横,身为玄武宗师,目力也是远超常人

只一眼,就望见那紫尾鹰的咽喉,赫然插着一只云纹飞刀

顿时是一阵沉默,美目里也全是惊异之sè

一千四百丈外,只以一口符兵,就将一头先天等阶的猛禽当场击杀,一刀绝命≮守的飞刀之术,该是强横到何等程度?

若是要取人xìng命,即便是那些先天巅峰强者,在一千丈内,怕也只需这么一刀而已,这世间,估计也无人能够避过

难道这是因宗守那‘祈运术,之故?这个灵法,居然有如此威能?

而宗守也同样是一阵沉寂,看着自己的手,同样是震撼中

他以前绘制的那些‘运,字符,可将一切几率放大,无论是好事还是坏事,更可在顿时间内,使一个人的命运,短时间内,发生剧烈的震幅

而这祈运术,则是改良之后的符术,去除了坏的一面,只濒增人运数的效果,不过功效自然也是大降,只是不到‘运,字符的百分之一

可即便是只这点能力,用在他的六神御刀术上,也是强大到可怕

以前凭他自己的能力,全力而为射出那云纹飞刀,最多只能保证在一千丈内,将那紫尾鹰重伤

而此刻,在一千四百丈外,本来只是想尝试看看,却真是将那头四阶猛禽,一刀穿喉!

就仿如是有天助一般,无论是风力变化,还是那紫尾鹰飞行的角度,都莫不是如同他心中预测,没有半分不同,也没半点变数!一这还只是以前用的云纹飞刀而已,若是换成依人所赠的那些,可承载更多惊云神灭剑,意的云焱飞刀,那时又将如何?

宗守不由倒吸了一口寒气,怔怔地看向自己的手中

远远未曾意想,这‘运,宇符,居然是有如此之强的功放

或者此符不能伤人,可一但有那‘祈运术,加持,那么任何灵法,任何武技,怕都可提升一阶的威能!

闭目冥想,隐隐约约还能感觉这祈运术,还只是最粗浅的一种后面还有数种更强更灵妙的灵法,等待自己挖掘参悟

只是这小小的祈运术,就已有如此威力,宗守实在不敢想,后面那几种术法,施展出来的时候,又将是何等样的情形?

旋即有觉不对,宗守猛地张开眼,目里全是疑huò之sè

此符之神妙,与那宇宙二经相较,怕也是差不了多少

那位凌云祖师,既然能将之掌握,其一身成就,岂会是只有仙境而已?

那凌云宗的基业,也绝不可能仅仅只有圣地之十居与圣地之末,实在是无法说通

而此符若真是凌云宗祖师所留,自己岂非是拣了大便宜?

宗守不由微微摇头,接着便不再去想,收束住了思绪

仍旧伏在案前,神情专注的,执着笔在符纸之上绘画,仍旧是祈运之符

他此刻虽是hún海之内,又多增一符,不过境界却还未稳定

而此刻最佳的稳固hún海内真符灵禁的方式,莫过于继续画符

而且这祈运之术,如今已可算是他的独门道法可谓是除此一家,别无他号,想买都买不到,多绘一些也是好事

而就在半日之后,宗守就又寻到了施丹要打听凌云宗的往事,这位五绝山庄的记名弟子,身为还阳灵师,又见多识广的施丹,是最合适不过

“世子是说丹灵山的天符台上,那凌云祖师留下的十二天符?只那个运字天符而已?”

施丹一边回思着,一边皱眉答到:“凌云宗的事情,我以前只听说过一些巧知晓,这十二天符之事当初的凌云祖师,最擅长的是武道一途

灵法虽也强横,却远远及不上他的锦在云荒末年,被迫离开云界之时,为选拔弟子,在其三陆十岛的宗门驻地,都特意留下明剑于天符二台不过唯独只有我们东临云陆不同一些”

宗守眉头一挑,知晓对方已进入正题

“传言中,那天符台上的十二天符¤云祖师只绘出其中之七,其余数符,都是请一位前辈出手绘制而其余中央云陆,南风云陆,连同其他十岛,最后一个天符都是‘霆,字唯独只有我们中央云陆,是一个‘运,字”

施丹说至此处时,又柳眉略皱道:“据说也与凌云祖师,以及那位绘下其余天符的那位前辈无关而是另一人所留,据说这一位,不但是万载前一位圣境强者,更与凌云宗颇有些仇怨可到底具体是何情形,施丹就不知道了只依稀知晓,是事关一个赌约,听说是于那位绘制此符之人的传承有关,天符本身若能领悟,更能有莫测之威之所以其余云陆空岛的天符台,这几十年里都纷纷被人破去,唯独我们东临的云陆的天符台,仍旧存在至今,多半是与这‘运,字符有关此符难绘

神煌  第二四零章 天符之秘(求推荐求月票)

,也极其稀见±间诸多符经中,根本就少有提过一一宗守顿时恍然,心中轻松了一口气,知晓此符,并不是得自于凌云宗,确实令他心情轻快了不少接着就又觉奇怪,微摇了摇头:“有些不对!要是此符真的这般重要,事关一位云荒强者的传承,那么凌云宗又为何不瓤出窍与先天境之下的弟子,或者临摹不来,可凌云宗那么多还阳境的灵师,不可能也奈何不得这么小小一个‘运,字天符还阳境不行,那些塑体境真形境,总不在话下?”(未完待续)!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