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小说网

您的位置: 首页 >> 游戏

五行奇门第一百二十章漠城惊悚上

来源: 分类:游戏 查看:23次 时间:2019年07月13日

五行奇门 第一百二十章 漠城惊悚(上)

第一百二十章漠城惊悚(上)

隔天涧相去千里之外,茫茫大漠,苍黄遍地!黄沙连接到天地的尽头,一眼望不到边际,偶尔卷起的轻轻旋风,却是带起一阵阵的飘飞尘土!

流沙漠中心,漠城所在!

此时,那漠城却并非如同往日那一般热闹,反而透着一丝死寂之气。高高的城墙之上,却是没有一个人,而沉重的石门却也是紧紧关闭着,而其后,竟是没有一个人在看护!那原本是这城门看护者的秦都,也是不见踪迹,空空如也!原本热闹的街道,此时却是寂静无声,而那些店铺却也是混乱一片,筐筐篮篮的,散落一地,一盏残损的灯笼自远处,随着风的轻轻吹动,却是稀稀落落地滚着。

那西南城角,一处规模不算大的府邸之处,大门之上,秦府二字牌匾高悬挂,不过,此时那大门处却是一片消寂荒凉之色,门口没有一个人,大门,竟是有些破碎,虽是紧紧关闭着,其上的裂纹与空洞却是异常清晰!

究竟是什么东西将这大门都是破坏成了这个样子?他秦家在这漠城之中,虽是比不过那三大家族,但也不是任谁都敢欺凌的家族,而现在这般,却真像是被人蹂躏之后的境况,又是那个家族连这秦家都不放在眼里?

“吼!”沉闷的吼声陡然从秦府之中传出,而后却是一声闷哼,声音便是悄然沉寂。令人奇怪的,却是那一声吼,根本就不像是从魔兽之口中所发出

五行奇门第一百二十章漠城惊悚上

,倒像是,人,愤怒吼出!

那厅堂正室之中,此时却是一片人影攒动,而那扇檀木玄门,却是紧紧关闭着,其上,竟是点点波动涌起,淡淡光晕流转不觉!

“吼!”一声怒吼又是沉沉响起,却是见那院落之中不知何时,竟是一道蹒跚的身影一走一顿的向厅堂正室赶来,眼中尽是凶光,而其身上,却是血迹斑斑,尤其是在他的嘴边,更是血迹遍布,一双眼眸,却是异于常人,早已是没有了那种应有的光彩,显得空洞无比,一双沟壑纵横的手上,竟然也是血迹满布,而手指尖端,闪烁着幽亮的修长指甲!

而此时,厅堂正室的两旁,那一道道门却是响起吱吱丫丫的声音,门弦之处,却是一只只血手,猛然出现!

“家主!”那厅堂正室之中,一道魁梧身影抱拳向那瘫坐在石凳之上,脸上尽布苍白之色,显得虚弱无比的一人说道,脸上尽是担心忧虑。

“咳咳……”那瘫坐于石凳上的一人却是又一阵猛烈的咳嗽,脸上的苍白之色又多了分毫,看得众人心中一片紧张!

他却是一笑,“大长老,放心,我,我没事……”声音之中吗,透着深深的无力。而那抱拳之人显然不会相信他这般话语,若是这般都还没有事,又怎会接连数天了都还没有好,而且还是愈加猛烈起来,几乎将他的命都是快要夺了去!

那张脸庞,熟悉不能再熟悉了,不是那秦桓,又是何人?

没想到这秦桓,竟然是秦家的大长老!而那瘫坐于石凳上的虚弱身影,赫然便是这秦家家主,秦石天!

“爹……”那秦石天身旁,一道俏丽身影却是蹲着,紧紧握着秦石天的大手,脸上却尽是担心之色,眼眸之中,甚至都还有着泪花闪动!

那秦石天看向那女子,眼眸之中流露出一抹柔和与怜爱,“咳咳,阿莲,别哭,像什么样子?你爹我,咳咳,这不是好好的吗?”

那俏丽身影却是连住摇头,将他的手握的更紧了,轻轻贴于其脸庞之上,那一丝丝的温度,好似在渐渐流逝一般!

那秦桓扭头,目光向外边投去,却是眉头紧皱。屋中站立的,还有当日随他一同城的秦琅,而那一少年和一少女,自是他的女儿秦欣素,还有那秦琅之子秦源,还有着数道与那秦欣素还有秦源相差无几的身影,此时他们还略显稚嫩的脸上,也是没有任何喜悦与新奇之意,眼眸之中,流露出深深的惧怕之意!两道苍老身影站立在门口之处,却是微闭着眼睛,身上淡淡光晕不断闪烁,随之起伏的波动却是那门上的淡淡光辉!

原来,他们是在以自身的五行之气维系着这件厅堂的最后防御!以五行之气附于物表,防御外界!

一丝丝深邃的气息从他们身上散发而出,不过却是由于长时间的坚守,他们的脸上也是看得出一抹深深的疲惫!虽是修士,却终究是肉体之身,即便是这般什么都不做站立数日都是疲惫不已,更何况他们还要不断地输出五行之气!

突然,一股深深的寒意袭过每个人的心头,而后即便是门紧紧关闭着,还有这那两道苍老身影不断加持这防御,却是依旧有着腐尸恶心之气一丝丝渗入厅堂!

腥臭无比!

众少年的脸色突然变得有些苍白起来,都是不自觉的向后缩了缩。

“源哥……”那秦欣素却是面色苍白,依然是被吓的不轻,而那秦源将她拉至身后,自己虽是坚挺着,腹中却依旧是翻江倒海,脑海中那一幕却是霎时浮现在眼前!

密密麻麻的“人”疯狂的向秦家府邸涌来,却是无视门侍的警告,而后却是在众少年目瞪口呆之际,将那门侍狠狠扑倒在地,大口张开,却是满嘴的血红!腥臭浓郁!闪着红光的利牙将那门侍的脖子,狠狠切开!

殷红的血液顿时喷涌而出,而一旁的那些“人”见到那猩红的血液,却是兴奋无比,空洞的眼中却是闪烁出浓浓的贪婪之色,扑将上来!在他们手下,那门侍的衣服已是支离破碎,一张张大口便是迫不及待的咬下!而等他们再抬起头来时,一个个都是满面的血红,嘴中咬着的,却是血红的一块肉!

而那被他们围在中间的那门侍,竟然还挣扎个不休!眼睛睁得大大的,看着自己的腹部被开出一个大窟窿,鲜红的血液从其中涌出,而自己的内脏却是耷拉在外边……突然,便是一双空洞的眼眸直视向自己,未等他反应过来,却是一张大口扑向他的面门……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