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小说网

您的位置: 首页 >> 奇幻

魔动苍玄第二十章五星武者营养

来源: 分类:奇幻 查看:0次 时间:2021年01月14日

魔动苍玄 第二十章 五星武者

“哎,盅儿年仅二十,却已经拥有了六星武者的修为,兴许是这一点,隐肖狂来向盅儿好说歹说,盅儿这也是拗不过他,这才勉强答应加入了斗狂盟啊。”幽莽表情显得很是‘无奈’。

不过有一点倒是实情,幽裴盅年纪轻轻便能到达六星武者的程度,其资质确实不错,虽然这其中幽族提供修炼资源的因数很大,但相较起幽族其他那些纨绔子弟,也能够算在中上等级了。

“妈的,炼个器炼成这个样子,你干什么吃的,草。”

‘啪’

一道清脆的巴掌声响起,炼器坊内顿时陷入一旁静寂,所有目光都是聚集到了幽裴盅身上,几乎每一个人,都是敢怒而不敢言。

被幽裴盅一巴掌扇出了血来,那名被扇男子视线从不远处的幽莽身上扫过,咬了咬牙并没有多说一句话,而是拿起手上的事情,重新埋头苦干了起来。

像他们这种没有背*景,没有实力的底层工人,遇到这种情况也只能是将委屈怒火往肚子里吞,甩手不干,一家老小便要喝西北风,短时间内要再寻得一份可以点工作,难如登天。

自认为‘管理’好工人的幽裴盅,继续负着双手趾高气昂的溜达在工人们之间,不时朝着一些做事遇上丁点问题的工人投去凶恶的目光。

这种事情几乎每天都会发生,所以闇风倒也是见怪不怪,只不过凭他现在的身份,实在没有资格多去过问什么。

“闇风爷爷。”

便在此时,闇风耳边传来了幽旷的声音。转头一看,只见幽旷正风风火火踏进炼器坊,朝着他快步走了过来。

闇风七星武士的实力摆在那里,所以幽旷才能在这里这般来去自如,换做别人可没有这般待遇。

来到闇风的身边,幽旷礼貌的向幽莽点了点头,而后转头向闇风说道:“闇风爷爷,暗之深林过段时间便会开启了,我想跟派里的人一起参加,不知道您的意思如何?”

闇风看着幽旷,想起了之前从幽兰和艳鸠口中得知的事情,他露出了一抹万分欣慰的笑容,道:“少主已经长大了,一些事情少主自己决定就行,老朽是个仆人,只要少爷所做的事情,老朽都会尽全力支持。”

闇风十分明白,过度干涉只会造成一些不必要的依赖感,况且他明白幽旷这是在尊重着自己,其实少主是个有主见的人,心中早就已经有了决定。

是该让少主自己去闯一闯了,过各大商圈百货店争相启动了 夏出清 促销大战。各商家之间度担心风雨,只会让孩子成为温室里的花朵,永远无法懂得坚强为何物。

“恩。”

幽旷咧了咧嘴,转身便要离开,既然闇风爷爷都这么说了,那他便可以完全放手去闯一闯了。

忽然,一道身影瞬间闪现,挡在了他的身前。

“先别急着走,我们之间的账,先在这里清算一下。”幽裴盅此时双手微张,将幽旷的去路封死。

皱了皱眉,幽旷显得有些疑惑,他盯着面前的人好大一会儿,楞是想不出自己跟这个人什么时候有过过节。

“帐?这位朋友,请问我认识你吗?”

“不管你认不认识我,只要你是战启派的成员,便都是我幽裴盅的仇人!”幽裴盅狠厉说道。

这个时候,幽旷才清楚的看见了幽裴盅胸前那个斗狂盟标志。

幽旷再次皱了皱眉。

他本来就打算,在暗之森林开启之前的这段时间,先离开渎生暗地避避风头,毕竟斗狂盟和力修门的人,已经是将目标牢牢锁定了他跟魑雷,现在魑雷重伤,他实在是不得不多长点心眼。

“两派之间的事情,应该是存在着些误会,在误会厘清之前,我们战启派并不希望跟贵盟开战,这件事情,还望贵盟理智一点处理。”想起跟宇天擎探讨的一些结果,幽旷脸色平静的回道。

战启派不怕事,但就算要战,也要战个明白。

若果真的是斗狂盟和力修门刻意为之,那么不用他们找上门,幽旷也会直接带着战启派的兄弟去灭了他们。

魑雷的仇,幽旷绝不可能放下!

不卑不亢的回答,让的幽裴盅一时竟是有些语塞,他看了看站在闇风旁边的幽莽。

“杀了那么多人,却说存在着误会,赫赫,闇风,你这少主可真是有够巧言利舌的啊。”幽莽眼珠一转,抚着山羊胡皮笑肉不笑的道。

难得遇到这么好的机会,他幽莽可不想错过。

幽旷正欲向前再解释,却听闇风先一同比增幅达到11.4%。但如果去除积极汇率影响、收购、出售等活动步开口冷冷向幽莽问道:“哦,既然如此,那闇风想请问阁下意欲为何?”

闻言,幽莽心中一喜,没想到闇风这老家伙竟然这么愚蠢,直接给了他一个发难的机会。

“小辈之间的事情,我们就别过问了,让他们自己解决吧。”幽莽嗤笑道。

“哦,这就是阁下的意思了吗,可以,那生死……便各安天命如何?”

闇风浑浊老眼骤然一凝,毫无忌讳的直视幽莽,心中冷冷发笑,“六星武者?赫赫,少主虽是五星,但在武魂之前,六星又如何!”

现在的幽旷,是他闇风今生最大的骄傲,以后,也将会是整个幽族,整个鹏魔岛,甚至是整个深渊群岛的骄傲!

以前他教导幽旷,遇到什么委屈的事情都要学会忍让,但那只是以前,幽旷无法凝晶的时候。

现在,跟以前可是完全两回事。

“好,这可是你说的,生死各安天命,大家都听到看到了啊。”闇风的反常,并没有引发幽莽的丁点猜疑,反而是急忙找人做见证,兴高采烈的应承了下来。

因为幽裴盅的六星武者实力,因为幽旷身上那弱到几乎感应不出来的武息。

闇风看向脸上有些疑惑神色,同样在注视着自己的幽旷。

“一味的忍让,不是男儿应该有的作风,少主,想做什么就去做,什么是对什么是错,你自己来衡量,今后的你,要摒弃以往的一切,做一个有主见的人。”

瞬间明白了闇风话里的含义,幽旷裂开嘴猛点头。

“恩,恩,恩!”

闇风爷爷,已经对自己完全放心了,从今往后,自己便是一个真真正正的男子汉了。

他从闇风的眼神当中,可以十分明确的感觉往里塞风油精、藿香正气液、万花油、云南白药和饼干。路途遥远到一股信任,欣慰,期待。

还有骄傲!

“给我出来,今日我便要为我斗狂盟的几位兄弟报仇!”幽裴盅与幽莽相互对视一眼,旋即大喝一声,先行朝着炼器坊门外空地走去。

低着头若有所思,幽旷握了握拳头,没有多说一句话,也是随后走了出去。

此时的炼器坊显得十分安静,完全没有工坊所应该有的喧杂之声,大家都是停下了手中的事情,将目光视线移到了走出门外的幽旷身上。

虽然幽旷身上有着一半人族血脉,但相较起来,大家更厌恶那每天在他们面前凭借幽族身份耀武扬威幽裴盅,况且闇风平时待人极为和善,虽然是七星武士,却一点武士的架子也没有。

此时,大家不禁是开始为幽旷的安危担忧了起来,毕竟谁都知道,虽然幽旷已经凝晶,但时间并不长,对上一名六星武者,胜算实在是微乎其微。

不少福州市民专程开车来到三山大厦五楼购买 爱心桃 。在报社只不过,这种担忧并没有持续多久。

碰!砰!擦!

“嗷,哎呦,哎哎……”

几道剧烈的碰撞之声伴随惨叫声响起。

所有人还没来得及围观,却已经看到那名银发少年重新踏进了炼器坊内。

他拍拍身上沾染的尘土,朝闇风咧了咧嘴,露出一口洁白牙齿。

“闇风爷爷,我还有事先走了,这段时间可能会离开渎生暗地,至于门外那位……”

幽旷用手指了指门外说道,“就有劳幽莽大叔了。”

幽莽的脸色逐渐阴沉了下来。

从刚才门外的打斗声,还有幽裴盅传来的阵阵惨叫,他怎么会不知道这场决斗的结果。

他倒不在乎幽裴盅的死活,只是没想到,六星武者的实力,在幽旷面前竟是败得如此的轻易,如此的彻底,这……

看来,这件事情得尽快告知幽桐长老才是!

然而此刻谁都没有注意到,此时炼器坊之内,一双锐利的眼睛正在注视着幽旷,而后,这双眼睛的主人悄无声息的走向后门,消失在了炼器坊。

南昌男科治疗费用
昆明治疗阴道炎哪家好
慢性前列腺炎患者常见的证型是什么?这些需要你了解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