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小说网

您的位置: 首页 >> 奇幻

武道神尊 正文 正文_第八百六十七章 前辈被杀我

来源: 分类:奇幻 查看:4次 时间:2019年06月04日

武道神尊 正文 正文_第八百六十七章 前辈被杀我

南岭小魔君,最近可是一个炙手可热的人物,其声名与威势,在一朝之间传遍中原,名扬海内外,被举世所熟知。

甚至,在极短的时日内,一个默默无名的人物,陡然蹿升,从而超越了无敌天骄,堪比盖代妖孽比肩的人物。

初次听闻其名,还是从东域神州的南岭区传来。因其以一人之力,杀得帝尊成群结片的殒落,最终让得至尊都是仓惶而逃。所以,被得知之人冠以为魔。

但因为二十余年前,中原已经有了一位魔君人物,便是盖世魔君秦毅。所以,再冠以秦鸿魔君之名就显得有些不合情理,于是便被加了个小。

这意味着秦鸿在后,有昔年盖世魔君之气象,故而有‘小魔君’之称。再加之秦鸿魔名起于‘南岭区’,所以,举世则便有其绰号为‘南岭小魔君’。

这样一个名号,在中原近段时日可谓如日中天,但凡在江湖有些名声的人物都是知晓这样的一个存在。

因为南岭小魔君之名太炽盛,不说其成名之战,单是康城窥探问道镜,问尽天下事之事,接连遭遇两场因果反噬。

那般因果,比之八方圣族的盖代妖孽都是要可怖绝伦。最终甚至是与天争锋,与天博弈,杀得天昏地暗,打得天崩地裂。

那场天谴,那内蕴的因果,让得无敌人物,盖代至尊都是惊惶而退,忌讳莫测,不得不仓皇避退。

虽然最终秦鸿坠殒,被天谴所葬灭,生机尽绝,却也无法掩饰其魔名惊世的风波。自那之后,南岭小魔君彻底的名传中原,响当当的名讳,不输任何一位盖代妖孽。

此刻,一干后起之秀,年轻人杰突见秦鸿,觉得后者这般背影有些熟悉,气息与之传闻亦是有些相似。这可算是让得他们大吃一惊,震撼欲绝呢。

“南岭小魔君不是死了吗?被天谴所葬灭?”

于是乎,霎那惊震之下,有人脱口惊呼,震撼出声。但话音刚落,四方年轻人杰则都是脸色一白,慌忙捂着自己的嘴,自知自己说错了话。

而其他人则都是下意识的与那人拉开了距离,和对方保持着间距。那满脸的忌讳与惊惶的眼神,不留余地的尽显一种疏远之感。

这种时候,有半点失态,都意味着有可能会激怒对方。万一对方大开杀戒,别管对方是不是小魔君,他们都有可能会受到牵累而遭劫。

因此,见得小伙伴们纷纷后撤,远离自己时,那惊呼出声的少年腿肚子都是在打颤了,一阵腿软,最终慌忙跪倒在地。

秦鸿听到了对方的惊呼声,收拾起东西,不由侧身回头,斜眼看了那少年一眼。打量了一眼,不禁笑道:“南岭小魔君死了,你怎么知道?”

“我……”

那少年顿时脸色惨白,毫无血色,浑身都是直接打摆子,不由自主的颤抖。最终惶恐叩头,吓得不断求饶。

“求前辈饶命,前辈饶命啊,是晚辈失口之言,当不得真,当不得真啊,饶命啊饶命……”少年郎诚惶诚恐。

秦鸿不禁笑道:“起来吧,没想要你的命。你就告诉我,打哪儿见过小魔君?”

那少年一阵腿软,想要起身,却是爬起来就又跌坐了回去。最终无奈,颤颤巍巍的半坐在地上,惶恐忐忑的看着秦鸿回答:“实不相瞒前辈,晚辈……晚辈没见过小魔君。”

“那你怎么觉得我是?”秦鸿笑问。

“我……我也是听说的。”少年都快哭了。

“那你怎么听说的?来,给我说说,这天下都是怎样议论小魔君的?”秦鸿不禁来了兴趣,有些想要听听。毕竟,他出道数年,不知不觉间,居然都已经名满天下,在江湖留下了赫赫声名。

这要是不听听,怕是都对不起自己这么多年的艰辛历程呢。

那少年闻言,不由苦笑,蠕了蠕嘴,半晌不敢说话。

“你倒是说啊!”秦鸿不由催促。

“前辈,您别逼我,我……我不敢说,万一……万一说错了,我怕您要我命啊……”少年哭丧着脸说道,让得秦鸿不由哭笑不得。

自己有那么可怕吗?居然提一提名字,都让得一干后起之秀如同见了神魔厉鬼,噤若寒蝉,颤栗难安。

而且,自己出道才五年,甚至也才二十二岁左右,却直接成了一干十八九岁的后起之秀的前辈。

这成长也太快了些,让得秦鸿自己都是颇多唏嘘。

暗叹了一口气,秦鸿拍了拍那少年的肩膀,继而说道:“尽管说,说错了某不怪你,必不伤你分毫。”

少年顿时有些忐忑的看了秦鸿一眼,似乎在辨别后者的真假。但看后者眼神深邃,如一汪深潭,压根儿看不出任何情绪时,他才有些气馁。

最终咬了咬牙,许是死马当作活马医,全凭天意的架势,便是抿嘴说道:“不瞒前辈,对于小魔君其人,我们都没见过,只是听长辈和左右亲朋提及过。说是此人,乃是一代盖世神魔,有着三头六臂,铜筋铁骨,更是炼成金钢不坏身,天地都难灭的那种,端是神勇无比。”

“也有传闻说,小魔君其人,潜力与资质了之不得,有着昔年盖世魔君之气象。要是苍天给其机缘,怕是未来中原要出第二个盖世魔君呢。”

“更有人说,小魔君其人,怕是与那数十年前的盖世魔君有着莫大关联。二者若非父子,便是师徒,恐有牵扯。”

少年夸夸其谈,一副豁出去的架势,反正是鼓着脸吹,鼓吹着小魔君其人。秦鸿在旁听着,不言不语,脸色不变,始终带着淡淡笑容,让得少年一边鼓吹,一边偷偷观望他之脸色。

结果,少年很失望,什么都没看出来,一无所获,最终有些失望的暗叹了一声。

直到少年讲完,秦鸿随口一笑道:“传闻,怎么会将小魔君与数十年前的盖世魔君牵连在一起呢?这世道,貌似也没这样的苗头吧?”

秦鸿很疑惑,他才消失多久,世间居然流传出这样的传言了。这到底是留言,还是有人看出了什么,或者推算出了什么?

秦鸿,秦毅,二者从未谋面。秦鸿亦是不曾在中原成长,没有半点联系。世人又是怎么得知,彼此会有牵连的呢?

父子,这是事实,外人又怎知?若非秦鸿当初在无上大墓中看到了一则幻象情景,只怕他也很难想象,自己会与盖世魔君秦毅有关系。

听得秦鸿的询问,少年明显愣了下,似乎没想到秦鸿会在意这样一个问题。挠了挠头,随即他咬牙道:“这事儿我们也是道听途说,这个消息,据传是从圣族里面传出来的。”

“圣族?哪一族?”秦鸿眯着眼睛追问,圣族就那么八家,但谁人有那么大的本事?

少年见得秦鸿追问,顿时苦起了脸色:“前辈,晚辈真的不知道啊,圣族之威势,我等一介后生又哪里会晓得。而且,晚辈等人也无太大身价,只是小族部落之流,与之圣族相比,差太远了,不可能探听到那样的消息的。”

秦鸿沉默,觉得有些疑惑。

圣族秦氏,秦鸿可以肯定,该族应该已经推算到他的身份了。因为他与该族有血脉联系,同出一脉。所以,走得近时,彼此有牵连,有血脉交感。

当初在天楼之登天台时,他与之秦族龙儿秦涛便是彼此有所交感,秦涛曾有察觉,看出了端倪。只是后者并未点破,假作不知。

但想来,秦涛应该会告知族中大人物。所以,秦族一些大人物,必然已经是知晓了秦鸿的身份。

只是,秦族知晓,会有外传的可能吗?

须知,昔年盖世魔君秦毅成就无敌魔名之时,可是为圣族秦氏险些带来祸端。后来逼不得已,才当着天下世人的面,将之秦毅贬出秦族,从此不入该族族谱。

可以说,昔年因为秦毅,秦族与一些圣族之间的关系闹得很不好。如那司徒氏,如那柳氏,据传都有些瓜葛恩怨,互生间隙。

若是秦族主动传出这些消息的话,那么,免不得会招来一些麻烦。当年旧事,可是还有不少人在耿耿于怀呢。若是消息闹大,传遍天下,指不定会掀起什么祸端。

秦族哪怕家大业大,底蕴雄浑,怕也是会吃不消。

所以,秦鸿可以断定,若无太大的意义与谋算,秦族不会主动泄露他之身份。

那么,除却秦族之人有血脉交感之外,圣族之中又有谁人会知道他之身份呢?

思及于此,秦鸿眉头微微蹙起,眼中掠过一丝阴霾。在他没有足够自保之力前,他并不愿意泄露自己的真实身份。

因为,他那传奇老爹,当年留下了太多太多的血债。从东域神州到北极冰原的那九千万里路,杀掉的强敌与盖代人物,可以说是数以万计。

据郭泽华日前的些许解释,整个中原几近三分之一的族群势力都被秦毅给得罪了。昔年,恨不能生吞活剥秦毅的人太多太多了,加起来足以掀翻一方圣族。

可想而知,若无足够强大的实力,秦鸿哪敢暴露?那不分分钟举世皆敌。否则,秦族何其强大,昔年也不会愿意将之秦毅逐出该族。

所以,只是想想,秦鸿便是心头骤冷,有着一种压迫感与紧张感。他可以想象到,一旦暴露出真实身份,这中原,怕都将再无他的立足之地。

然而,见得秦鸿蹙眉,以及那眼中掠过的阴霾,面前讲得绘声绘色的少年瞬间脸色一变,话语戛然而止

武道神尊  正文 正文_第八百六十七章 前辈被杀我

,当即惶恐交加。

“前辈别杀我!”

少年呼嚎,诚惶诚恐。

AA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