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小说网

您的位置: 首页 >> 仙侠

重掌星途 第八十八章 完成

来源: 分类:仙侠 查看:4次 时间:2019年06月06日

重掌星途 第八十八章 完成

蓝啸天拿出来的东西不是别的,正是他那黑不溜秋的大日巨口煲,看上去普普通通的药煲一出现,众人顿时傻眼了,这是什么意思?

这是一场很严肃的炼器比赛,你拿出一口药煲来算什么意思?完全不沾边的东西。

林琳儿娇躯一颤,星眸瞪大,欲言又止,他怕自己说话之后,又会被蓝啸天毫不犹豫的骂垃圾。

“天老爷,他拿一个药煲出来干什么?不会是想用这药煲来锤打铁料吧?”

“怎么可能,锤子自古以来都是铸器的必须品,药煲代替锤子?简直就是天大的笑话。”

林傲风也是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又惊又愕又怒的看着蓝啸天手上的大日巨口煲,这是什么跟什么?外人完全看不出来这是什么意思。

林傲讽笑:“你不会是知道自己赢不了我,破罐子破摔,想要就地烧水吧?”

西广场鸦雀无声,外人根本猜不透蓝啸天的心思,完全不按套路出牌,每一次都超出他人的想象。

蓝啸天对众人的议论充耳不闻,笑意盈盈,仿佛什么也不发生,不紧不慢的把铁料扔青铜器炉,他才刚开始而已,林傲风所铸的灯形兵器已经出现了雏形。

众人以为蓝啸天会穷追猛赶上林傲风的进展,万万没想到的是,他依旧是一幅气定神闲的模样,不紧不慢的用大日巨口煲锤打铁料,那从容不迫的模样直让人咬牙切齿。

令人惊愕的是,那黑不溜秋小小的药煲真的把红通通的铁料锤打的变形,坚硬程度超出了所有人的意料。

“怎么会这样?他这药煲是用什么做的?”

“难怪他连三公主的星辰锤都不要,原来这口药煲也不是一件凡物!”

林傲风这两天受的气胜过了以前二十年,蓝啸天明明修为没他高,一幅乳臭未干的模样,却一次次的震惊了所有人。

今天他要是败下阵来了,他这个大皇子还有脸在大林皇朝呆下去的?无论如何,他都不能输,绝不能。

林傲风的满腔怒火似乎全发泄在了铁料身上,手动锤鸣,力拔山河之势

重掌星途  第八十八章 完成

,灯形兵器开始慢慢完整下来。

反观蓝啸天却是不紧不慢,悠然自得,一幅半死不活的样子,时而锤两下铁料,时而龇牙咧嘴。

两人完全是两个风格,一个认真严肃,一个懒散无比,不用比较,自然是认真严肃的人所铸造出来的兵器更胜一筹。

当蓝啸天所炼的兵器逐渐形成,众人陡然有些僵硬,十分的不解,甚至于有人露出了鄙视的眼神与不屑。

蓝啸天所铸造的兵器是剑,普通到了极点,刀剑这种兵器是个人都会铸造,可以说这些兵器纵然不是炼器师,一般的铁匠闭着眼睛都能铸造出来。

蓝啸天铸剑,在众人眼里,这无疑是自取灭亡,破罐子破摔,知道自己输定了,干诡敷衍了事。

“哈哈哈,果不其然,他纵然神秘莫测,对炼器却是一无所知,剑?根本上不了台面。”

林琳儿如花似玉的小脸满是忧桑,她还以为蓝啸天会铸造什么惊天动地的兵器呢,没想到会是一把剑,这不是找死吗?

林傲风笑了,笑得上气不接下气,他仿佛看到了蓝啸天双手奉上星刚石,跪伏在地对他嗑头。

半柱香之后,林傲风的灯形兵器出炉了,见到此灯,在场的人无不是眼前一亮,大呼神奇。

小小的灯只有两拳来大,阁楼形状,看上去就是一座缩小型的阁楼,古香古色,浑身上下浑然天成,星光点点,明明是用黑色的铁料打造,却呈现出晶白之色,似乎用美玉雕琢出来的一般。

众人大呼林傲风的炼器造诣登峰造极,这可不是一般的灯形兵器,不但看上赏心悦目,更给人神秘莫测之感。

感受到众人那崇拜的目光,林傲风不由不屑的一笑,从器炉中挑出一团火苗放入阁灯之中。

青色火焰的加入无疑是神来之笔,画龙点睛之势,整座阁灯当即焕然一新,改头换面,绚烂的如品一颗璀璨的星辰,宛若驱逐黑暗的神灯。

“此灯,我名为杀蓝灯!”林傲风哈哈一笑。

这个名字是个人都听得出来是什么意思,纷纷看向蓝啸天,众人原以为其会是一幅生无可恋的表情,万万没想到的是,其依旧是一幅无关紧要的表情,仿佛这一切都不关他的事,他就是一个局外人。

“你现在认输的话,我可以考虑一下,让你嗑两个响头就行了!”林傲风阴森森的笑道,他看到了胜利的曙光。

是个人都看得出来,林傲风这灯不是一般的灯,蓝啸天纵然神秘莫测,也是无力挽回,他的剑也开始慢慢完善。

蓝啸天不以为然的笑了笑:“真是目光短浅呢,兵器可不是看外形飘亮就能杀伤力无与伦比,也不是随处可见的刀剑就一无是处。

你还是太年轻了,这盏花里胡哨的灯,根本毫无用处。”

蓝啸天的话并没有让众人惊讶,对于他的狂傲,众人已经习以为然,根本没有丝毫的在意,反而是让众人认为他这是在垂死挣扎。

蓝啸天不紧不慢,老神在在的把成品从炉中拿出来,手臂来长的长剑随之发出刺耳的剑鸣之声,若有若无的剑气如微风扫过,不动声色间让不少人的衣服出现裂痕。

众人见到蓝啸天所炼的长剑,毫不掩饰的讽笑起来,就连那位颇有声望的老头也是嘴角抽了抽。

蓝啸天手中的长剑说它是剑已经很给面子了,完全就是一把剑胎,无锋无刃,颜色也是与铁料一样,表面粗糙,如同沙子一样,更夸张的是,剑躯之上满是缺口。

这是一把剑?

连杀鸡都费劲吧?

单凭外形,林傲天的灯完全把蓝啸天的剑甩了十万八千里。

众人的朝笑声愈发的强烈,真不是他们想取笑蓝啸天,是蓝啸天真的太过份了,拿这把剑胎就想与林傲风的杀蓝灯比较?

这不是痴人说梦话吗?

纵然是林琳儿,也对蓝啸天的炼器造诣失去了兴趣,就算是行外人,也一眼分得出高低,她原以为蓝啸天先前说得言之凿凿是有这实力。

谁也没想到,他拿出来的是一把剑胎。

林傲风眉开眼笑,把杀蓝灯扔给老头:“不要浪费时间了,快点吧,我已经急不可耐的想要看人下跪嗑头了。”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