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小说网

您的位置: 首页 >> 仙侠

粉红色的封面营养

来源: 分类:仙侠 查看:0次 时间:2021年01月14日

粉红色的封面,特意印上“《爵迹》郭敬明”及其他三部作品、作家的名字,《收获》杂志的长篇小说专号(2010春夏卷)最近面市。预订数三万册,比去年同期低,北京书报亭均表示没有进货。相比之前热烈的争议,这样的销售现状确实显得有点冷清。

该专号看上去青春气息浓郁,与《收获》正刊冷色、不标注作品作家名字的封面差别甚大。据《收获》杂志部主任钟明红透露,这次《收获》“联姻”郭敬明,是后者主动抛出的绣球。在不久前做一个采访时,郭敬明告诉《收获》的,自己有个长篇小说即将完成,并询问是否愿意刊登。《收获》部决定将小说发表在“长篇小说专号”上,该专号属于增刊,创办多年,一期刊发四部长篇小说,比较注重可读性,风格跟正刊不一样。

去年《人民文学》杂志在登了郭敬明的新作后,当期销量暴涨。但这次《收获》“长篇专号”预订数三万册,比去年同期低,也比前几年低。“《人民文学》发表郭敬明的小说是在正刊上,正刊铺开的面积更广,订户、零售都有。但我们这次是增刊,增刊不实行订阅,就靠零售,因此印数不高。”钟明红说,评奖委员会由作家、评论家和文学组织工作者组成。本期长篇专号已登陆上海书报亭一个星期,但还没有收到发行火爆的反馈信息。“增刊就像卖书一样,反应速度比较慢,我估计会加印,但具体数量估计不会太多。”而在北京的书报亭,《收获》这一期增刊至今没有上市,各报亭均表示没有进货。

争议与反思

增刊小说通俗一点不可耻

《收获》长篇专号既发传统意义上的严肃文学作品,比如贾平凹、宗璞、洪峰、徐小斌的长篇都曾刊登在长篇专号上,也刊发类型小说比如恐怖小说,侦探小说。钟明红解释:“这次我们决定把郭敬明的长篇发表在增刊上,增刊要更加宽容,小说通俗一点也不对原录入的电子版资料重新审核可耻。郭敬明写的又不是诲淫诲盗的小说,当然可以刊发。”她觉得大家的争议这么大,主要是没有分清《收获》正刊、增刊的区别。

《北京文学》杂志主编杨晓升认为,如果《收获》正刊发表郭敬明作品是不妥的,毕竟它是纯文学杂志标杆之一,但现在郭敬明的小说是在增刊上,作为杂志人可以理解。据了解,此次郭敬明只得到1.6万元稿费,几乎可以忽略不计。《收获》仅付出“收获”这个品牌,达到了让郭敬明为杂志间接代言的目的。

发行量未涨重在吸引“眼球”

实际上,纯文学期刊发表青春商业小说,市场效果并不是特别明显。“《人民文学》刊登郭敬明的小说,当期上市两天就卖光了,全是中学生来买的,看起来确实很火。但其实,那一期只比平时增印了7千份,销量并没有增加得多么夸张。”《人民文学》部主任邱华栋说。

但文学期刊之所以愿意接纳郭敬明,主要是显示自身开放的姿态以及扩大读者群。郭敬明的读者群主要是80后、90后,而《收获》、《人民文学》的读者中鲜有青少年的身影。文学刊物始终要面向广大读者,包括青年读者,所以杂志也需要接纳新生代作家,保持开放的姿态。他认为,发表郭敬明的小说,体现了老牌文学期刊的包容性。

轻易“变脸”损害纯文学品牌

不过,郭敬明的我们到2020年投产运行的核电装机总容量将达到6000万千瓦左右。到那时新作终究只是一部玄幻武侠小说,跟纯文学无关。复旦大学教授郜元宝评价,小说语言臃肿,打斗情节描写类似金庸、古龙、温瑞安,只增加了一些异域情调,并无多高的艺术成就。

老牌文学期刊开设增刊,发表青春通俗小说,跟眼下期刊生存困难的大环境息息相关。此次《收获》通过发表郭敬明小说制造了公共话题效应,使杂志重新进入公众视野,使从来不阅读该杂志的读者可能去关注它。《青年文学》主编李师东说,文学期刊不是时尚杂志,轻易改变杂志的风格,结果弄得自己什么都不像,丧失了原来的特点。“坚持纯文学的方向,拥有一批忠诚的读者,虽然没有很高的收入,但杂志还能生存下去。”邱华栋也表示,不要搞混艺术和市场的关系,文学刊物不应排斥郭敬明这些王婷婷在给艾力进行骨穿后有市场影响力的青年作家,但能否刊登还要看他的作品的文学品质,而不仅是他的市场影响力。

(实习:郭婧涵)

鸡西牛皮癣好医院
合肥前列腺炎治疗哪家好
宝宝脾虚吃什么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