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小说网

您的位置: 首页 >> 二次元

去到未来喜当爹 第63章 第一次营救,失败

来源: 分类:二次元 查看:8次 时间:2019年06月03日

去到未来喜当爹 第63章 第一次营救,失败

杨宁裳失踪第二天夜晚,滨海某警察分局里。

女儿的失踪让杨为铭无心工作,今天一天的时间都是呆在警局里,时刻监视着案情的进展,在他身旁,还有一名中年警察陪伴左右。

因为杨为铭的坏心情,整个休息室里安静都可怕,突然,外头传来一阵敲门声,声响过后,一名警察推开木门,对里头的警察报告:

“队长,刚刚g省接警台接到报案,报案称受害者被人贩子贩卖到了徽省祉水镇,消息可靠性还不确定,案情是否跟进?”

“徽省的案子,怎么是g省接警台接的报案?这报案人是g省那边的吗?”警察队长皱眉深思着,“报案人知道受害人到具体位置,他与案情有什么联系?你问问g省那边,能不能追踪到报案人的位置?”

警员摇头说道:“根据接警台提供的信息,报案人是通过g省位于博苑湖风景区内的亭拨打的报警,他们那边查不到报警人的真实信息,不过报警人信誓旦旦说受害人就是被贩卖到徽省那边。”

警察队长还没说话,杨为铭就开口连声催促了:“颜队,还等什么,我们不管消息是真是假,先让人过去看看就是了,这样总比坐着等线索来的强!”

警察队长也觉得有理,便联系徽省警方,让他们派人前去报案人口中的那三个村子打探消息,但那三个村子地处山区,山路崎岖不好走,夜行很容易出事,徽省警方决定第二日在进山调查。

杨为铭病急乱投医之下,当晚就乘车朝着徽省赶去,看他的速度,估计明天中午就能到达。

###

这个晚上,不止身在异地的杨宁裳睡不着,徐凡他也睡不着,他躺在床上闭着双眼,通过暗影观察着杨宁裳的处境,见她只是被白天那个村妇监视着休息,并没有危险,他这才放心。

傍晚时,徐凡拨打了报警后,觉得自己提供的消息已经够多,于是就不打算自己去营救杨宁裳,不过话说回来,这种事他去了也没用,现在他能做的,就是这样默默关注着杨宁裳。

###

“呜……”

从白天啜泣到黑夜,杨宁裳此刻哭红肿到眼睛再也挤不出一滴眼泪,她蜷曲着身子缩在床角,用一张防备的眼睛盯着四周陌生的人和物。

葛大明与他娘早就去休息了吗,此时杨宁裳的身边只有村妇一人,村妇看着杨宁裳现在的样子,和她当初来到这里时是一模一样,都是那么无助。

村妇心里叹一口气,虽然她很想帮杨宁裳,但她不能这样做,她的儿女都还在这村里,如果让人知道她将别人刚买的媳妇放走,她的子女不知将遭受怎样的虐待。

“闺女,睡吧,你这样死撑着也没用,等过几年你适应了,你也会死心的。”村妇叹了一口气,将房门锁紧后,就躺在杨宁裳身旁的位置闭眼入睡。

杨宁裳隔着木栏杆望着窗外夜色,点点星光勾勒出了冯邵辉的模样,她心里默念着冯邵辉的名字,思绪顺着照射进来的月光,飘向窗外漆黑的月空。

不知何时,她脑海里冯邵辉的轮廓渐渐模糊,重新勾勒出另外一男子的面貌,杨宁裳半梦半醒间,心中默念着徐凡的名字,似乎这个名字,能给她带来一股温暖的安全感。

###

第二天

去到未来喜当爹  第63章 第一次营救,失败

,临近中午时分,一辆蓝白相间的帕拉丁越野车开进了蔡吾村,村民虽然认不得粘在车身上的‘police’,但对于机盖上的警徽,却怀有深深的敬畏。

穷山恶水来警察,村民忐忑着心走到村头,看着村长与村里几名德高望重的老人,正与几名身穿警服的警察交谈着什么。

不一会儿,村长走在前头,将警察给请入村子,还对围观的村民大声说道:“大伙儿注意了啊,警察同志今天进村来查人口,大伙儿回家把户口簿准备好了等着检查!”

村民们应了一声,有条不紊的各回各家,等他们走到警察看不见的位置时,村民们原本一脸平静到表情大变样,变得惊慌失措,嘴里骂骂咧咧的,朝着各自家里跑去,葛大明也是其中一员。

葛大明回到家,着急忙慌对着他老娘说道:“妈,妈!今天派出所那帮人不知吃了什么药,大老远的进村来查人口,我怕咱家媳妇被查出来,你和隔壁媳妇先带着她去山上,我爹以前看山时搭的小屋子里躲一躲,等警察走了,我再接你们下来。”

葛大明他老娘一听,赶忙收拾一些口粮,与村妇带上不情愿的杨宁裳,朝着山上一处隐秘的小木屋走去。

这木屋原先是葛大明大爹伐木时在山里的歇脚点,它的位置十分隐秘,不是本地人的话,即使在山里迷了路也找不到木屋的位置。

###

看着杨宁裳被人带离村落,朝着密林中走去,徐凡一拳狠狠的砸在椅子上,他怎么也没想到,这个村子竟然这么‘团结’,全村上下一条心,一起避开警察的搜查。

不行,我还是得亲自去一趟!

前去救援杨宁裳的前夕,徐凡还得做一件事,那就是在徐斯雅的体内藏进一个暗影,这样做的话,可以随时注意到徐斯雅的动态。

由于在白天时间段,暗影的活动范围被阳光限制,徐凡只能通过本人去接触徐斯雅,在将暗影放进徐斯雅影子里。

为了预防徐斯雅和他的同学认出自己,徐凡还特地买了一顶鸭舌帽与墨镜戴上,之后对着镜子照了照,还觉得不放心,又买了一副黑口罩,这才将自己装备齐全,踏上了接近徐斯雅的路。

或许是因为杨宁裳的失踪,让徐斯雅他们没了游玩的心思,也可能是这半个月的一路游玩下来把他们累坏了,今天的他们并没有出去外头玩耍,而是呆在宾馆房间里休息。

徐凡控制着绿皮鹦鹉在徐斯雅房间外的窗户瞥了一眼,见徐斯雅他们五个男生女生正在屋里打牌,徐凡耐心的等着,直到下午两点多时,胡雨晴说自己有些累了要休息,冯邵辉他们三个男生这才离开房间。

见屋子里只剩她们两个女生,徐凡这才开始行动,他按照计划,先去一家冷饮店里购买了两杯冷饮与一些小吃打包成外卖,再与店家借了一件他们冷饮店外送员穿的外套,就领着外卖朝着徐思雅房间走去。

徐凡走进旅馆大门,爬上徐斯雅所在的楼层,敲响了她房间的门。

“咔嚓”一声,门被打开后,露出门后一脸疑惑的胡雨晴,她看着面前这又是墨镜又是口罩的陌生人,一脸疑惑的说:“你是……有什么事吗?”

徐凡将手里的外卖拎了拎,展现在胡雨晴面前,他喉咙一滚动将音色改变,用沙哑的声音说:“有人给你们点了一份外卖,还请徐斯雅出来签收一下。”

“谁,谁给我们点的?”胡雨晴双手朝着徐凡一探,说:“斯雅她人就在里面,你把外卖给我就好了。”

“不行。”徐凡摇了摇脑袋,说:“对方下单时特别吩咐了,要我亲手交给徐斯雅。”

胡雨晴双脚一跺,怨声道:“是谁点的餐,还要求那么多,你等等,我去催催斯雅。”

胡雨晴冲着卫生间里叫了几声后,徐斯雅这才一脸不情愿到走出来,“催什么催啊,上个厕所都不安生,真是的。”

胡雨晴说:“你点的外卖到了,送餐员说要你本人签收,你倒是快点啊,我已经隔着食物袋都闻道外卖里头鸡米花的香味了!”

徐斯雅走到门口,从徐凡手中接过外卖袋,嘴里嘟囔着:“我好像没有点外卖啊,是不是冯邵辉他们叫的?”

“管他呢,只要能吃,不管谁点的都行。”胡雨晴一把将徐斯雅手里外卖夺过来,不客气都打开包装吃了起来。

徐凡也趁着徐斯雅伸手接过外卖的时候,指挥一道暗影遁入她的影子里,接着转身就走。

徐凡身后,徐思雅看着外卖小哥离去的背影,觉得他好熟悉。

“诶,外卖小哥人都走了,你怎么还一直盯着大门看啊?”胡雨晴用胳膊肘子顶了顶徐斯雅,嘴里调笑道:“你该不会和那小哥一见钟情了吧?”

“没有,我只是觉得他好眼熟。”徐斯雅摇了摇脑袋,将目光从徐凡离开的位置收了回来,这才轻轻关上了门。

猜你喜欢